首页 > 人物频道 > 人文 > 文化 > 白岩松:我的中国梦(图)

白岩松:我的中国梦(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18日 10:52 人民网

字号:

1988,“美国”不再是一个很遥远的国家,而是变成了生活中很多的细节

1988年,那一年我20岁。这个时候我已经从边疆的小城市来到了北京,成为一个大学生。虽然今天在中国依然有很多的人在抨击中国的高考制度,认为它有很多很多的缺陷,但是必须承认正是高考的存在,让我们这样一个又一个非常普通的孩子,拥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当然,这个时候美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很遥远的国家,它变得很具体,它也不再是那个过去口号当中的“美帝国主义”,而是变成了生活中很多的细节。这个时候,我已经第一次尝试过可口可乐,而且喝完可口可乐之后会觉得中美两个国家真的是如此接近,因为它几乎就跟中国的中药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非常狂热地去喜欢摇滚乐。那个时候,正是迈克尔·杰克逊还长得比较漂亮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的中国,已经开始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因为改革已经进行了10年。那一年,中国开始尝试放开很多商品的价格。这在你们觉得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在中国当时是一个很大的迈进,因为过去的价格都是由政府来决定的。但是,就在那一年,因为放开了价格,引起了全国疯狂地抢购,大家都觉得这个时候会有多久,于是要把一辈子都用的食品和用品买回到家里。这一年也就标志着中国离市场经济越来越近了。当然,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市场经济也会有次贷危机。当然,我知道1988年那一年对于耶鲁大学来说格外的重要

,因为你们耶鲁的校友又一次成为美国的总统。

1998,我主持了克林顿的演讲直播,还开上了我人生的第一辆车

1998年,那一年我30岁。我已经成为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主持人。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成为一个1岁孩子的父亲。我开始明白我所做的很多事情不仅要考虑我自己,还要考虑孩子及他们的未来。那一年,在中美之间发生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主角就是克林顿。也许在美国你记住的是性丑闻,但是在中国记住的是,他那一年访问了中国。在6月份他访问中国的时候,在人民大会堂和江泽民主席进行了一个开放的记者招待会,然后又在北京 大学进行了一个开放的演讲,这两场活动的直播主持人都是我。

当克林顿总统在上海 即将离开中国的时候,记者问道:“这次访问中国,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他说:“我最想不到的是这两场讲座居然都直播了。不过直播让中国受到了表扬,而美国却受到了批评。”当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批评。在北大的演讲当中,由于整个克林顿总统的演讲,用的全是美方所提供的翻译,因此翻译的那个水准远远达不到今天我们翻译的水准。我猜想有很多的中国观众,知道克林顿一直在说话,但是说的是什么,不太清楚。所以我在直播结束的时候,说了这样的一番话,我说:“看样子美国需要对中国有更多的了解,有的时候要从语言开始,而对于中美这两个国家来说,面对面永远要好过背对背。”当然也是在这一年年初,我开上了我人生的第一辆车。这是我在过去从来不会想到的,中国人有一天也可以开自己的车。个人的喜悦,也会让你印象很久,因为往往第一次才是最难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