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人文 > 文化 > 蒋方舟:我没有青春期的凶猛(图)

蒋方舟:我没有青春期的凶猛(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4月13日 15:20 人民网

字号:

梦想再可笑也胜过没有

记  者:对梦想和奋斗

,你如何看待?

蒋方舟:“有没有梦想”是我鉴定同族最基本的条件,梦想再可笑也胜过没有。

我现在觉得距离梦想越来越远了。大概去年,我爸跟我说,你在北京 买个房子吧。我当时听了特别怒不可遏,我想,大概我就成芸芸众生了,生活的很多可能性就被这个东西剥夺了。前段时间,我爸又跟我说,等房价一降下来,你就买个房子。我就真的在看周边的房价了。我感到那种特别明显的无力感,在某种程度上算识时务了吧。

记  者:你曾说过,你的理想是能爬到山上,跟马尔克斯、福克纳、马克·吐温、萨特、老子这些你内心中的老头凑几桌麻将。这个理想目前对你来说,是正在接近还是远离?

蒋方舟:现在也还是这样一个梦想。特别是上大学之后,我觉得视野变得很开,很多政治学、经济学的书籍我都开始看了。原来我比较注重于看文学的人性这些因素,但现在会看小说体现出来的政治性,这种我要爬上山对话的老头也越来越多了。

没有青春期的凶猛

记  者:你讲过,青春期的凶猛看起来完全是每个人必经的生理阶段,你有过吗?

蒋方舟:我现在没有那种青春期的凶猛,就是老年人心态。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我自己很痛苦,我开始以为在这种所谓“早熟”之后,它还是会来的,以某种可能相对缓和或者是不一样的形式,它会来的。但是现在发现,我没有气血攻心、血脉贲张那样的东西。

记  者:“青春”这个东西,你害怕失去吗?

蒋方舟:我还是笃定我的青春期会比别人的长。因为我觉得我青春期的密度没有别人那么大,我是被很多学术的、写东西这种技术性的工作冲淡了青春的时间和精力,那就肯定是在长度上拉长了——我愿意这样想。我觉得青春像质量守恒,每个人分得的都是一样的,就像一杯水,有的人是汹涌一阵,我的可能就是细水长流。

记  者:怎样的一个男人符合你的最新坐标系?你期待他的出现吗?

蒋方舟:我很少有时间去少女般地憧憬未来的爱人。只希望他是个有趣的人,能让我笑。我期待他出现,不过晚一点吧,我现在太忙了,他过一阵儿再来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