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人文 > 文化 > 毕淑敏:行走是为了遇见(图)

毕淑敏:行走是为了遇见(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10月14日 09:20 中国网

字号:

呆在粪堆里也很自在

谈到旅行中遇到的让自己匪夷所思的事情,毕老师情绪激动、滔滔不绝,很显然,那些遭遇让她感觉冒险和刺激,也打开了视域的另一扇门。

“我在柬埔寨,本来想尝试吃一只巨大的油炸蜘蛛,当时想一定要坚持尝尝,看了好半天,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我坐在尼泊尔杜巴广场的街头(这时她很耐心地为我拼“杜巴”两个字),感觉自己眼耳鼻舌身意都张开了,但放眼望去,我发现身旁至少有十种不同粪便堆在那里。当时我坐着发了一会儿呆,后来回想自己这辈子居然能在这样的地方坐那么久,我以为自己会不适应,但其实这就是尼泊尔的现实,是他们的文化,他们身在其中自得其乐,也创造出来了非常灿烂的文化。世界很大,我们不能用一己的观念去评判什么是粪便、香水、锃亮的皮鞋、美甲、精心制作的发型,你不能说这些才是文明,世界不是只有这一个标准,没有贵贱之分。”

“我站在恒河边上看火化尸体,看着一具具尸体一片片烧,味道特别大,在那里我感觉生命的消失伸手可见,可触可感。”

这些记忆的碎片串联出了一个生动活泼的毕淑敏。王蒙早年对她的描述中肯而贴切,“她有一种把对于人的关怀和热情、悲悯化为冷静的处方,集道德

文学

、科学于一体的思维方式、写作方式与行为方式。”

对于毕淑敏来说,旅行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年近60的她不仅晕车、晕船,甚至晕机,“每一次出门之前我都要下很大的决心。”

在她看来,旅行之于作家,就像歌唱演员

练嗓子,舞蹈 演员练功一样,是一种职业要求。“旅行会让你从原有的轨迹中脱离,开放自己的各个感知体系,眼耳鼻舌,都处在挑战的状态。人通常在这种时候,特别容易碰撞,产生一些思考,有的时候甚至会对价值观发生颠覆性的改变。人们常常谈世界观,不出来看世界,怎么有观呢?”

对于旅行的下一站,毕淑敏将它视为自己毕生的心愿,“接下来我希望能去南非看看动物大迁徙,这是我有生以来要去做的事情,而且要抓紧。”

卢淼给了我们很多毕老师的照片,但当记者邀请他为我们描述一下他眼中的毕老师,被他礼貌地拒绝了,他和母亲约好不在公众场合评论对方。

上《百家讲坛》,所有风险我都考虑了

“我没有当过老师,很担心自己的逻辑性以及时间

上的控制,也会担心一些专家学者会站出来批判、挑刺、找毛病,担心他们会说,你一个快60的老太太怎么还跑出来吓人。这些我都考虑到的,所有的这些风险我都有可能需要去承担。”

红极一时的央视《百家讲坛》正在遭遇滑铁卢,2010年邀请毕淑敏出山也是《百家讲坛》的转型之笔,一下子从传统文化跳跃到关爱人心灵的主题上来。而毕老师曾经两次拒绝了《百家讲坛》的邀请,“一直不自信,害怕自己讲不好。但现在如果我继续拒绝,其实是在拒绝一种责任。开诊所来的人是要付钱的,而《百家讲坛》去听的人不用花钱,这一点很打动我。”

11年的军旅生涯,20年从医,之后开始走上了职业作家的道路,50岁成立心理咨询中心,门庭若市,两年后她又回到了写作的路上,《女心理师》就是她从心理医生重新回到作家身份的代表作品,现在年近60的她高调地站在了聚光灯下,只想将幸福带给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