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民生 > 百岁鬼子兵山崎宏 在华行医赎罪60载(图)

百岁鬼子兵山崎宏 在华行医赎罪60载(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06月21日 09:04 中国网

字号:

申请无偿捐献遗体

山大夫的家就在诊所旁。他和63岁的女儿一家一起生活。女儿女婿都退休了,外孙在公交公司上班。这是一户普通的济南平民家庭。

山大夫的中国妻子比他小11岁,是1947年山崎宏39岁时,别人撮合的,但她在40岁的时候就得病死了。

山大夫每月退休收入有5000多元,但是生活出奇简朴。喜欢吃日本产薄荷糖。饭桌上常见的是老济南常吃的馒头、粥、咸菜。四川地震,勤俭的山大夫却让女儿帮着捐了很多钱。

女儿说,小时候很怕父亲。生活中的山崎宏还能流露出武士道式的严肃,让女儿相信了那些描写日本人刻板性格的影视都是真实的生活。女儿一家对日本知之不多,她感觉父亲身上唯一残留的日本习俗,就是每天早晚冷水洗澡,一直坚持到95岁。

中日关系正常化之后,山崎宏成为名副其实的民间大使。他的远亲在和歌山政府工作,1983年在山崎宏的牵线搭桥下,济南与和歌山结为友好城市。

山崎宏为济南市民免费行医,为战争赎罪的报道,在日本传播很广。前任日本首相中曾根为他题词:“大道无门。”

山大夫说:“大道都无门框,不能守旧。孔子说‘生于斯,逝于斯’,照孔子的说法,我本应回到日本国生存,但是,我要用实际行动谢罪,要一生感恩。”

方军认为,中曾根对山崎宏的赞扬别有深意。“大平正芳、田中角荣、中曾根,好几任日本首相当年都打过中国,也只有这些侵华战争参与者,才知道15年战争给中国的伤害太严重了,所以他们才力挺两国走向和平。他们明白,山崎宏也明白,日本应该反省谢罪。”

这些步入暮年的老人,和早年陷入战争癫狂的鬼子兵有了天壤之别。方军说:“我认识这些老鬼子兵的时候,他们都骂自己当年是‘八嘎’。北京话就是‘傻帽’,说再也不会傻到去别人的国家打仗了。”

通过对日本社会多年的观察,方军认为,日本的右翼仅是一小部分。现在的日本已是民主社会,出兵这种事要经过投票。像当年军国政府那样操纵战争,已经不那么容易。

2009年10月,山崎宏获得日本总理大臣奖,表彰他对中日民间交往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