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民生 > 百岁鬼子兵山崎宏 在华行医赎罪60载(图)

百岁鬼子兵山崎宏 在华行医赎罪60载(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06月21日 09:04 中国网

字号:

山崎宏12岁时,父母双双病死。山崎宏还有个哥哥,日本的传统是长子继承制,有弟弟在,哥哥就不必出门去服兵役。山崎宏说:“两个兄弟,怎么也得去一个。我小,所以我去了,不然会被枪毙。国家宪法规定的。”

方军接触到的日本兵讲,日本当年几乎家家有军人。如果有人逃避兵役,村公所就会喊来几个人,一声吆喝把这家的房子拉倒。在当时,不效忠天皇是不可饶恕的。

山崎宏不情愿打仗,但是不敢说。山崎宏是随日军步兵第10师团长矶谷廉介中将,及其步兵第10联队长赤柴八重藏所统领的部队,来到中国。先是在天津港登陆,而后杀到了济南。

认识山大夫20多年的刘谟桐大夫讲,山崎宏从军经历只有短暂的几个月,因为看不惯日军烧杀抢掠,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独自出逃。他希望从山东乘船回日本,但是阴差阳错留在了济南。

不知是耳朵很背,还是一上午的出诊让山大夫有点疲倦。这段历史 ,他始终没有完整地亲口讲出来。刘谟桐大夫的故事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反战的主旋律,而一个身陷虎狼堆的日本兵能否具有如此高的觉悟,是令人怀疑的。

而济南一家报纸的报道,又提供了另外的版本:山崎宏在部队中违反了规定,为了逃避惩罚,只有选择做逃兵,于是留在了山东,这个版本相对合理。

我问他:“为什么留在济南?”老人似乎有意打岔:“毛主席说了,打仗好多年了,日本国家也穷了,一分钱也不向日本要。所以,我要报恩啊。”

老人说的这段历史,是指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放弃了对日本侵华战争的索赔。

我继续在纸上写:“留在中国艰难吗?”山大夫笑了:“难的时候都过去了。打仗的时候最难,现在都和平了。和平了还有什么难的?毛主席说了,愿意回日本的回去,愿意留在中国的继续改造学习。我听毛主席的话,留下来了,能有什么困难?”

后来老人的女儿提醒说,山大夫一直保留着日本国籍,这是他在后来的动乱年代得以保全的护身符。

“难道你不想念日本吗?”他很坦然地告诉我:“老家都没人了,想那些没意思。”

行医赎罪

去年,方军从山东画报社编辑处得知,济南有一个100多岁的日本老兵,一直坚持每周双休日出诊给济南市民看病,替当年的战争行为“赎罪”。

方军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因为能活到山大夫这把年纪的日本兵,真是太少见了。

等来到济南见到山大夫,方军相信了“仁者多寿”这句话。85岁之前,山大夫一天要跑三个诊所出诊。如今岁数大了,才减少到一个诊所。用行医的赎罪方式,让方军感到震撼。

让方军一度也感到困惑的是:山崎宏逃离部队后滞留济南的前因后果,始终语焉不详。从卢沟桥事变到日本投降的8年里,关于山崎宏的信息只留下两句话:他当了逃兵,路上中国人给他一些食物,他要报答中国人的恩情。后来他重操旧业,做了一辈子大夫。

随军医生山崎宏这段隐秘的个人史,难道被更为惨烈浩大的战争史吞没了?假如山大夫本人不愿讲,就没有人能够知道答案。方军想到通过查阅山崎宏所在日军档案,去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