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民生 > 百岁鬼子兵山崎宏 在华行医赎罪60载(图)

百岁鬼子兵山崎宏 在华行医赎罪60载(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06月21日 09:04 中国网

字号:

山崎宏
山崎宏

山崎宏是在1937年跟着侵华日军赤柴部队进入中国的,职业是随军军医,一年不到他逃离部队,一路要饭才保下性命,从此留在济南,如今老人已经102岁。几十年来,山崎宏一直坚持每周双休日给济南市民免费看病,替当年的战争行为“赎罪”。

百岁鬼子兵

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在位于济南市区南部的“七里山诊所”——这是儿科大夫山崎宏出诊的地方——一场突发的冬季流感,让就诊者塞满了狭小的空间。

山崎宏大夫真的很老了。白眉毛长长的,遮住了一对小眯缝眼。102岁的寿星,患有白内障,耳朵也聋得厉害,和患者之间的交流,完全依赖经验。他拿起听诊器搁在一个小儿的胸口,告诉孩子的奶奶:“嗓子呼噜呼噜的,感冒了。”孩子的奶奶说:“我小的时候就是山大夫给我看病,我的孩子也是找他,现在轮到了我的孙子。”

日本人山崎宏,在济南居住了70多年。1937年,29岁的山崎宏是侵华日军赤柴部队的随军军医。他离开家乡冈山,来到中国,命运让他留在了济南。小城悠然的生活节奏,常使他忆起宁静的冈山。而济南的孩子从小就听说,在七里山生活着一个不回日本的“鬼子大夫”。

研究抗战史的北京 报告文学作家 方军,20年来一直在跟踪采访健在的侵华日本兵。他介绍,战后向中国投降的日军128万人,现在活着的不到13万人。当年参战日军平均年龄25岁,绝大多数已作古。生于1908年11月25日的山崎宏,无疑是日本战败迄今滞留中国时间最长、有资料可查的最后一个鬼子兵。

“我要报恩啊”

因为严重的耳背,和山崎宏的对话多数时候要靠笔谈。

“你哪年来到中国?”

山崎宏提笔写道:“七七事变。”

方军早年在外交部做日语翻译 ,上世纪90年代留学日本,接触到大量当年的鬼子兵。他告诉我,卢沟桥七七事变在山崎宏那代日本人心中有特殊的含义。日本人一直喜欢说:“正是通过卢沟桥七七事变,日本走向了战争的大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