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人文 > 教育 > 郦波:我就是个教书匠 不在意国学冷或热

郦波:我就是个教书匠 不在意国学冷或热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01月03日 08:02 中国网

字号:

郦波
郦波

这是激情燃烧的岁月。我的激情是在课堂上燃烧,燃烧完了,积淀五六天,再回到课堂继续燃烧。漫漫长日,时间完全是自己的。看书发呆,幸福就在手边。家和课堂就是我两个幸福的所在。

郦波:“我就是个教书匠”

郦波,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首位“文牍学”博士后,一位幸福地徜徉于家和课堂之间的大学副教授,一位沉浸于历史人物中的当代学者。他的生活单纯幸福,他的课堂如诗如乐。

谈国学,不必在意冷或热

近几年国学热,“国学”用得也很浮泛,什么都往国学里拉。其实中国文化有强大的生命力,不在这几年的国学热。郦波说,中国文化有几次灭顶之灾,但最终是传承下来了,就因为她有很大的同化性。放眼几千年,没有国学冷过或热过,中国文化的生命力如静水深流,偶尔翻起浪花。很多学校里开设蒙学课,符合传统儒家的教育方式。“中国历史上的蒙学文本也很多,《三字经》、《弟子规》,朱熹等大学者喜欢启蒙教育文本,中国文化对启蒙教育重视,中国这么多仁人志士,不论功过是非他们的精神力量强大,得益于蒙学教育和家庭教育。”

郦波谈到,孔子是联合国认可的第一个教育家。在他之前不是没有教育,也有官学,是典型的精英教育、贵族教育,孔子把官学引向私学、民学。孔子述而不作,《论语》也是后人集的,但他把教育变成了大众教育。现在的教育,所谓大学教育是象牙塔,《百家讲坛》把象牙塔的教育引向大众教育,历史功绩很明显,很有意义。“我以前个人上课的习惯喜欢上小班,人越少越好,觉得容易有沟通有交流,现在我觉得是老师就该面向大众。”他认为,从教育的角度看,真正有意义的教育是大众而非精英教育。

讲张居正“走火入魔

《风雨张居正》通过张居正的一生,折射出韬略权谋、宦海沉浮、世态炎凉,可谓感悟“官场无间道”。郦波说,此前自己读过黄仁宇的书,也看过《明朝那些事儿》,觉得受益颇多。“但是我的讲述是在史实的基础上有一种分析、思考的眼光,知识分子不是‘知道分子’,知是知识,识是识见,识是一个人的观点、分析、思想,讲座还是要体现学者的思维、辨析、思考。现在大众对学术有误解,认为考据即学问。其实考据只是准备,学术必须有自己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