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法制 > 人民调解员张荣德 苗家山寨“渡船人”(图)

人民调解员张荣德 苗家山寨“渡船人”(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11月20日 09:58 新华网

字号:

张荣德
张荣德到苗家山寨调解

“做一个合格的人民调解员,就是要苦得、饿得、走得和忍得,只有这样才能做好调解工作,也才对得起自己肩上的这份职责。”

有人说张荣德“很傻”,为了成功调解一起跨地区的矛盾,自费到宣威、会泽等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远的地方去调解;有人说张荣德“执着”,在方圆1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尽管最远的路程一个来回需要走20多公里,他仍然坚持徒步而行;还有人说张荣德“好欺负”,面对情绪激动当事人的恶言讽刺,他不发火,还心平气和的为他调解。许多人对他的这些做法感到不可思议,然而他却有自己的一套说法,“做一个合格的人民调解员,就是要苦得、饿得、走得和忍得,只有这样才能做好调解工作,也才对得起自己肩上的这份职责。”

说到张荣德,月望乡司法所长张关云有说不完的话,“老张工作做得很细,经常到各家各户走访,哪个时候牲口容易被偷,他要交待;哪家子女不孝顺老人,他要说教;哪家门口的小马车摆放不顺、街边的牛屎马粪不清理干净,他要管到,成了远近闻名的大管家。”

05年的一天,黄土坡村的苗族韩某和从外地来承包酒坊的周某,因占用土地发生纠纷,双方无法达成协议,韩某扬言谁敢过界半步就和谁拼命。为了不让矛盾激化,连续多天高烧近39度的张荣德,拖着带病的身体,徒步4公里山路,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晓之利害、动之以情,终于使双方在调解协议书上签下了字。疲惫的张荣德在返回的路上几次感到头晕目眩,突然他看见远处几个青年人用担架抬着一个村妇匆忙地在小路上奔跑,多年的经验让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当他知道是因为夫妻吵架而服毒自杀,正赶往医院抢救时,他全然忘记身体的虚弱,又赶到医院帮着料理后事,做娘家人的工作,直到晚上8点多钟事态平息后,才乘着夜色赶回家。而此时的张荣德,已经被烧得面红耳赤,累得说不出一句话……

张关云说:“没有接到报案加之身体不适,老张完全可以不管这事,但一份责任心驱使着他要帮助老百姓解决难事。在他心里,老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正是因为张荣德有着调解不成功不罢休的精神,自2004年月望乡司法所对人民调解员实行责任制考核以来,他连续5年拿到第一。面对取得的成绩,张荣德显得很淡然,“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老百姓找我们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小事,他们把希望寄托给我们,寄托于法律,让双方都满意,是我们的责任。”

“村民的法律意识提高了,就不容易出现被偷、被盗的现象,村里的社会治安就会好起来,调解工作也就减少了。”

“只要有难处我们都会去找他,他总是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下来,在我印象中找他调解的事就没有调解不成的。”曾经在张荣德调处下成功化解打架纠纷的赵家庄村苗族村民杨赢对他十分佩服,“老张办事很公道,不讲兄弟族类,不分内姓外姓。他办事我们苗族信得过,和他就像一家人,在我们心中老张很有安全感。”

村里人已经了习惯“有事找老张”。有两家人因土地被占用而发生纠纷,多方协调不成,他们找张荣德;猝死苗族村头的流浪汉,无人愿意埋葬,村民们找张荣德;长期不和的一对夫妻,想要好好过日子,化解与对方的隔阂,夫妻俩找张荣德……不论是村里的麻烦事,还是小猪小狗失踪这样的琐事,村民们只要有难处,都会登门找他。因为村民们知道,张荣德在调解家庭婚姻纠纷中,既讲政策法律,又讲当地良俗,法、理、情三管齐下,一件件难断的家庭琐事经他调处都会成功化解,一桩桩即将破裂的婚姻经他劝说都会破镜重圆。

张荣德身上随时装着一本笔记本,上面详细记录着村子里的各种情况,凡是重要事件他都记录在案。苗族村里的大事小事他能如数家珍,就连村民的家门从哪边开,地里种了什么庄稼他都一清二楚,村民们都说他是深沟村的“活地图”。要是到了苗寨,他在哪走累了就在哪歇脚、在哪饿了就在哪家吃、在哪调解晚了就在哪里住,他们之间不分彼此,成为亲如一家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