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法制 > 人民调解员张荣德 苗家山寨“渡船人”(图)

人民调解员张荣德 苗家山寨“渡船人”(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11月20日 09:58 新华网

字号:

张荣德
张荣德学习法律法规

张荣德,一个在最基层的人民调解岗位上默默耕耘23载的老汉。他是全村苗族群众的主心骨、代言人。在当人民调解员的23年里,他成功调解了上千件矛盾纠纷,调解成功率达98%以上。23年间,他所在的村没有发生一起刑事及治安案件,没有一起因调解不当而导致矛盾激化或越级上访。全村也因此成为中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村”。在和他的交谈中,我们一次次被老人对事业执着追求的精神而动容,也从他身上读懂了一份职业,读懂了一个红土高原上的奉献者。

“老百姓有困难找到我,说明他心里有条过不去的河。我就要做那河里的渡船人,只要把他们渡过去,他们就好了。”云南省曲靖市马龙县月望乡深沟村村委会的人民调解员张荣德,用这样朴实的话语来诠释他所从事的人民调解工作。

63岁的张荣德只上过6年小学,在他居住的苗族村寨算得上个“知识分子”,1983年还担任了村里的副村长。1986年,由于深沟村民之间经常发生各种矛盾,迫切需要一个有热心肠、办事公正的人站出来为村民化解各类纠纷。说到这样一个人,大伙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虽然是汉族、但在苗族村民中有很高威信的张荣德,都觉得他从事这项工作最为合适,所以乡里决定让他来承担人民调解工作。张荣德也就从副村长的岗位上退了下来,干起了人民调解工作。从1986年8月上任到至今,他一干就是23个年头,成为了“超期服役”的人民调解员。

“要取得老百姓的信任,要有一个好名声,就只能365天的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

深沟村委会在马龙县算得上是一个老、少、边、穷的地方,居住着248户1137个苗族村民。近几年,由于村里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土地、山林、赡养、婚姻等矛盾纠纷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复杂。为了不让矛盾激化,在这偏僻、落后的苗家山寨,张荣德经常奔波于各个村落,为大家化矛盾、解纠纷。不论白天黑夜、酷暑寒冬,不论路途远近、有无惊险,只要哪里有矛盾纠纷,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2006年10月,可乐村的男青年张某与小冲村的女青年徐某约定了婚期。没想到婚期将至,张某却提出了退婚,并和另一个女青年办理了结婚手续。未婚夫变心的这一消息对于徐某宛如晴天霹雳,绝望的她想到了自杀,就把农药一股脑的喝了下去,急匆匆的就往张某家赶。在赶去的路上药力发作昏死过去,经抢救无效死亡。

为此,两个村上百个村民都出动了,女方家讨要说法、男方家不甘示弱,他们提着镰刀、扁担、棍棒,互不相让,一场流血事件一触即发。关键时刻,张荣德闻讯冲到了现场,站到两伙即将开战的村民中间,“你们这样做是会再死人的!我们不能加剧矛盾了,什么事都可以坐下来说嘛。”在张荣德的极力劝说下,两家人同意在他主持下进行调解。

虽然双方同意调解,但调解地点都不愿意在对方村子。什么样的办法,能使双方都满意又使矛盾不激化、不过夜?张荣德想出来一条妙计,地点选择在两村交界的一座小桥上进行调解,调解之前还宣布了两条纪律:一方说话另一方不能插话;不能说侮辱性的语言。他的气势镇住了原本还在叫嚷的两伙人。“双方都要退让一步,要拿出诚意来才能把这件事处理好,要换位思考。”张荣德一边劝说双方要妥善处理好后事,一边拿着笔和调解协议书,只要双方同意一条,就赶快记下来,调解协议书上都留下了他的斑斑汗迹。调解工作从中午11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6点多钟,每提出一个要求,双方都要进行多次争论,经过反复磋商才能达成共识。在这次历时7个多小时的调解中,张荣德顶着炎炎烈日,没有喝过一口水,没有吃上一口饭,腿脚都站到发麻,而他仍然坚持“不厌其烦”的劝说,终于使事情圆满解决,制止了这场几乎流血的事件。

像这样经过张荣德耐心细致而调解成功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为老人的赡养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的两兄弟,是他多次登门劝和,以案说法、化解积怨;一家农户捡到别家走丢的羊只而不还,是他冒着风雨,讲道理、摆事实,使丢失的羊只物归原主;一位游手好闲、酗酒生事的苗族青年,是他循循善诱的教导,使浪子回头……他常说:“要取得老百姓的信任,要有一个好名声,就只能365天的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