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民生 > 赵明哲:中国北方捕鹰驯鹰狩猎文化传承人

赵明哲:中国北方捕鹰驯鹰狩猎文化传承人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10月20日 13:03 新华社

字号:

赵明哲
赵明哲是中国北方捕鹰驯鹰狩猎文化的12代传承人

鹰是北方民族心中的神鸟,驯化猎鹰,是满族人古老的传统技艺。女真人狩猎以鹰犬为伴,驯鹰的传统在这里流传了近千年。

长白山里一个叫渔楼村的满族村庄。从顺治十四年,为清廷驯养、进贡猎鹰就成为渔楼村满族男子光耀门楣的使命。几百年间,渔楼村传承了古老的鹰猎文化,培养了诸多驯鹰和养鹰能手,成为中华民族古老生态基地,并且有了另外一个名字———鹰屯。

赵明哲是中国北方捕鹰驯鹰狩猎文化的12代传承人。他从小聪明勇敢,不到10岁就和爷爷上山捕鹰驯鹰,13岁就能自己独立捕鹰、驯鹰,并用鹰狩猎。

每到秋分前后,赵明哲就要去捕鹰了。

捕鹰是生离死别的岁月。从前的鹰猎八旗,要长途跋涉到库页岛去捕捉雏鹰。鹰巢建在峭壁之上,很多鹰达(捕鹰人)不是被大鹰啄死,就是掉落山崖摔死。

今天,赵明哲要冒着寒冷,到山上的窝棚里去捕鹰。窝棚就是在山上挖的坑,上盖树枝,中间拉出两根绳子,在10米开外把网支起来,网下拴鸽子或野鸡。你要盯住鸽子,等到鸽子的脖子像线一般细的时候,啪地扣住网,鹰就被捉住了。

捕鹰人看不到鹰,只能听。所以无论怎样的酷寒,都要把耳朵露在外面。赵明哲的父亲赵文周说过,一个鹰把头的耳朵如果分辨不出动物的叫声是公是母,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猎手。

捕到了鹰,就要“开驯”,又叫“熬鹰”。“熬鹰”包括走杠、跑绳、吞轴等步骤,这个过程,是一个考耐心的过程。人和鹰要互相的配合,人要爱鹰,理解它,掌握动物的心理和生活规律,鹰才能逐渐地听人的话。不然鹰被人激怒,不但驯不好,它不是啄人,就是一头撞死,人的一切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赵明哲说,他手里拿一块肉,在叫鹰从杠上飞跳到他的手腕上时,先用肉来引它,它一飞过来,就喂它一块肉。这样一点点地,当他再发出“这这”的声音时,它便一下子就飞来落到他的手腕上了。达到这样的程度,驯鹰的任务也就基本完成了,但一般上好的猎人也得在一两个月之内才能完成。

斗智斗勇的鹰猎

对鹰的使用,往往是从冬季开始。鹰猎,就是架鹰出去狩猎。

出发时,往往三人一伙五人一队,大家结伴而行,还带上猎犬,十分威武地走出村子。鹰站在猎人的肩上或蹲在猎人的腕子上。到了野外山巅,鹰眼放出一种威严的灵光。

驾鹰狩猎要分成两伙。驾鹰的猎人驾鹰站在高一些的山坡上,另外一两个猎人手持木棍,到山坡下或沟塘底下的树丛中不断用手中的木棍搅动,嘴里不时地发出“嗷嗷”的叫声,以把躲藏在树林和雪壳子下面的野兽哄赶出来,叫“赶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