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科学 > 社会科学 > 钱穆——仅接受中学教育 自学成材的国学大师

钱穆——仅接受中学教育 自学成材的国学大师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10月13日 10:31 中国网

字号:

钱穆,国学大师。
 钱穆

钱穆,字宾四,1895年出生在江苏无锡的一个书香世家。

在中国近现代学术史上,无锡无疑也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这里至少出现了两位很有影响的国学大师: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精通经史,著述宏富,尤以治文史校雠之学而名著当世;钱穆,成名晚于前者,却后来者居上,有“最后一位国学大师”、“当代朱子”、“一代儒宗”之誉。

钱穆的父亲叫钱承沛,字季臣,1866年(清同治丙寅年)生。他3岁丧父,自幼聪慧过人,有“神童”之誉。也许是老天捉弄的缘故,自幼体弱多病的钱承沛三次皆在考场中病倒,不终试而出。以后遂绝意仕途,无意功名,在七房桥设馆授徒。

钱穆从他父亲的身上,看到了乡村社会结构的稳定和士绅所起的重要作用。钱穆一生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着“温情与敬意”,坚决反对否定中国文化传统的激进主张,这与他早年乡村生活的体验有着直接的关系。

钱穆出生这年为乙未年(清光绪二十一年),正是甲午战败、割让台湾之年。正因为钱穆的一生与甲午战败以来的时代忧患相终始,他的治学始终充满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和爱国家、爱民族的真情。

幼年时期的家庭教育,对钱穆日后的成长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钱穆的父亲是乡村教师,以教书为业,很慬得一套教育子女的方法。在钱穆的记忆中,父亲对他们从不疾言厉色,而是采取慈爱和启发引导的方式教育他们。

钱穆的父亲染有烟瘾,在荡口居住的几年间,他晚上常到街口一鸦片馆吸烟。在钱穆9岁那年的一个晚上,他也被带去。父亲的朋友要他背诵《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舌战群儒一段,钱穆从容不迫,一字不落地背了出来,而且还揣摩人物个性、身份进行表演,令在场的人刮目相看。他们对年幼的钱穆称赞了一番,只有他的父亲没说一句赞扬的话。

第二天晚上,钱穆随父亲外出,路过一桥,父亲借此将儿子教训了一番。

“认识桥字吗”父亲指着桥严肃地问儿子。

“认识。”儿子脱口而出。

父亲又问:“桥字何旁”

儿子答道:“木字旁。”

父亲再问:“木旁换了马旁,是何字?”

“骄字。”儿子的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

“你知道骄字的意思吗”

“知道。”儿子点头说道。

钱承沛拉着儿子的手轻声教诲道:“你昨天晚上的讲话,正像那字,你知道吗”

钱穆闻父言如闻震雷,低头默不作声,心中惭愧不已。

母亲蔡氏,家住无锡蔡师塘头,她16岁来到钱家,生有四子一女。虽然目不识字,但颇知礼节,深为族人所敬重。教育子女,委婉不责,常以“闲话家常”的方式进行,对子女多有启发。钱穆称自己幼小初有知识,即多得益于母亲与兄长之日常家语。

父亲去世时,除书籍外,没有留下任何产业,家徒四壁,贫困不堪。母亲秉承父亲遗志,宁愿忍受孤苦,也决不让孩子辍学。

在家庭教育方面,钱穆受母亲的影响最大。他幼年、少年时与母亲朝夕相处,相濡以沫,母子之间的感情尤深。在他17岁那年,得了伤寒病,因误用药物几乎不治,是母亲在身旁精心照料了近两个月才脱离危险。对于慈母的再生之恩,他终生铭记在心,难以忘怀。

1904年,钱穆与长兄钱挚一道考入无锡荡口果育学校,开始了小学四年的读书生活。

果育学校,是清末无锡乡间一所新式小学。清末民初,无锡以重视教育享誉全国,和与它邻近的南通并称为“全国两模范教育县”。

当时教体操的老师是21岁的钱伯圭。钱伯圭与钱穆同族,是离七房桥不远的鸿声里人。他有两个儿子,后来都成了鼎鼎有名的科学家,一个是金属物理学家钱临照,一个是工程力学家钱令希。有一天,钱伯圭摸着钱穆的手问他:“听说你能读《三国演义》”钱穆答道:“读过。”钱伯圭借此教诲学生道:“这种书以后不要再读。此书一开首就有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治一乱之类的话,这是中国历史走错了路,故有此态。如今欧洲英、法各国,合了便不再分,治了便不再乱,以后应该向他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