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法制 > 检察官的故事:那些或惊险或平淡的往事

检察官的故事:那些或惊险或平淡的往事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09月27日 15:27 新华社

字号:

如何能获得有价值的证据,了解真实的情况呢?当时正是农忙季节,证人几乎都在地里干活。遇到有人以忙为理由推辞的时候,蒙斌他们把外衣一脱,挽起袖子就跟着下了地,割麦子、干杂活。干着活,拉着家常,农民们跟他们亲热起来,村里的情况、当时的情形也清晰起来。

原来,于家父子平时在村里比较霸道,于发海父子先后当过队长,在村上是想打谁就打谁。马志明是林区的护林员,有点“权”,村民平时都想上山打些柴火,所以都不想得罪他。

证人们开了口,当时的情况也更清楚了。马志明本与马万福是兄弟,却因为一件事有了隔阂。其实事情的起因很小:马万福丢了一头牛,马志明听村里人传言是他偷的,而这话是从马万福嘴里说出的。马志明很恼火,于是找到于发海父子,请他们“帮忙”,让马万福当面澄清是不是曾说过牛是他偷的这个话。因马万福不说,于三宝就将马万福捅了一刀。

站在案发现场,想着村民们的证言,蒙斌又找到了更多有利于马五斤的事由:马五斤当时刚满18岁,身材比较单薄,不会主动殴打身体结实的28岁的于三宝;从现场看,受追杀的马五斤是往家跑,目的是逃避于家父子伤害,没有伤害他人的故意;马五斤手中的刀子是用来修农具的,马五斤在其父被戳伤倒地的情况下,没有用手中的刀子去伤及他人,而是想扶父亲回家。

当蒙斌在案情讨论会上,把这些理由一条一条摆出来时,听得众人频频点头。后来,泾源县检察院以马五斤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的理由,作出了不予批捕的决定。

蒙斌的办公桌上没有堆积如山的案卷,书柜里业务书籍倒很齐备,都翻得有些发黄泛旧了,有些还是自己收集装订的资料。仅从这些,别人很难看出他为避免案件办理中出现错捕、漏捕、错诉、漏诉问题付出的心血。

(三)

一杆秤,只要掂在他手里,他决不会让它倾斜。

蒙斌的办公室不大,十分整洁,靠窗边摆放着几盆长得枝繁叶茂的盆景。环境与人很相宜,蒙斌衣着简单、整洁,始终理着棱角分明的板寸。

1978年,蒙斌参军入伍,4年以后,到了司法局,后来到了政法委,继之调任县检察院任副检察长。

说起与司法工作的渊源,蒙斌讲起自己小时候碰到的一件事。他上小学时,邻居仗着人多势众,经常欺负他们家的人。一次因走路发生口角,两家人打了起来,他父亲被打伤了。起诉至法院,因有人帮邻居,他家败诉。愤怒的小蒙斌萌生了长大要当法官的念头,虽然自家的公道是讨不回来了,但是要把公道带给更多的人。

虽然没有进法院当法官,可是从进入检察院那天起,蒙斌认为自己有了实现幼年时理想的条件。很快,他发现,进入司法机关,不仅有了维护公道的条件,也有了“制造不公”的条件。

一次,他住在黄花乡的小舅子与他人因地界发生纠纷,将对方戳成重伤。小舅子的兄弟到办公室找他,临走时还掏出500元钱和烟,让他请人吃饭,帮着办一下此事……

有一年在办理一起伤害案件中,发现一名管理户籍的公安干警为嫌疑人篡改了年龄,使已满14周岁的嫌疑人变得不满14岁。这名干警与蒙斌比较熟,一天晚上,他开车停到蒙斌家门口,抬了一袋子东西就往家里搬……

每名司法人员可能都会遇到这样的事,可是怎么处理,却各不相同。公道能否得到维护,也就由此不同了。

蒙斌当时就骂娘了,把东西摔还他们,把门关得咚咚响。

一杆秤,只要掂在他手里,他决不会让它倾斜。

蒙斌的发型棱角分明,但他并不是锋芒外露的人,相反,他的性格内向,除了发火的时候,声音一般都很低沉。

他不善于人际交往,平时有时间就是看书、看报、写材料,更多时间是在办公室度过的,书柜里的那些书,就是在这些时候被翻旧了的。

最后,让他说一句话吧。那天,谈到他自己,他说:“我向往一种平淡,习惯了单调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