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频道 > 社会 > 法制 > 检察官的故事:那些或惊险或平淡的往事

检察官的故事:那些或惊险或平淡的往事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09月27日 15:27 新华社

字号:

杨志清沉默了一会儿,提出想抽烟,还想要些钱。蒙斌说他没有带这些东西,要出去找,就借机出来了。蒙斌将院内的地形情况告诉了指挥部,指挥部确定了武警入院伏击的方位,等到他出屋拿钱、烟时实施抓捕。

再次步入院内,蒙斌一边向杨志清作出承诺,一边向他所在的屋子靠近,将整个身体暴露在对方的火力范围内,蒙斌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和言语只要有一丝不当,引起杨志清一点点怀疑,对方就会扣动扳机。

“站住!”杨志清喝住蒙斌。

蒙斌将烟和钱放在院内一棵树下,倒退着一步一步往后走。到了门口,杨志清还没有出来的意思,他停住了。蒙斌知道杨志清不敢出来,就站在门口跟他闲聊起来,杨志清磨磨蹭蹭持续了近三个小时,确信没有其他人后,蹑手蹑脚地到树下拿东西,被埋伏在门外的武警战士扑上去擒获。

杨志清被拿下,蒙斌立刻安排检察官与公安人员固定证据。

2000年1月,蒙斌被宁夏自治区检察院荣记个人一等功。而每次别人谈及此事,蒙斌只是淡然一笑。

对别人来说,如此惊险的事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一回,可蒙斌遇到的却不止一回。早在政法委的时候,有一个监狱脱逃犯在拒捕时用手榴弹炸死7名公安干警。为了抓捕此犯,蒙斌带队在一个村子里蹲守了21个日夜。

(二)

这两个疑点是“致命”的,不弄清它,死了的固然死得不明白,活着的还有可能被错杀。

蒙斌分管刑事检察工作已经9年多了。在这个岗位上,少了惊险和刺激的体验,多了平淡的思辨和劳碌,但两者都不可或缺的,是敏感。

“想把案子办成铁案,你必须得搞扎实,一丝一毫的‘缝隙’都不能有。”

2004年5月,公安机关报捕两名涉嫌盗窃的犯罪嫌疑人,一名姓于,一名姓禹,卷宗里称两人共同盗窃了3只羊。捕后不久,于某翻供,说自己只偷了一只。对于另两只羊的事,他认为是禹某想将责任推到他的头上。

而卷宗里的供词呈现的却是另一番事实:2002年4月7日晚,泾源县新民乡先进村农民于某、禹某在一村民家羊圈偷走一只母羊,连夜拉到邻县销赃,得款240元,二人均分。2002年4月12日凌晨,于某伙同禹某又在本村偷了两只羊,两人销赃得款240元。

这个出入,带来的问题可不小。一只羊的市场价值是350元,而盗窃罪的立案标准为800元,如果真如于某所说,就意味着检察院把人捕错了。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蒙斌带着办案人员前往新民乡先进村走访了案发地两家丢羊农户。从调查情况看,两起案件在偷撬的作案手段上是相同的,与于某的先前交代是吻合的。为了进一步了解于某有没有作案嫌疑:他和办案人员又去了销赃地,找到购赃人,两次购赃都是同一人。由于是在晚上交易,对方对销赃人的相貌记得不清,但说每次销赃都是两个人,又说第二次交易后的次日下了大雪。

蒙斌对这个细节特别在意,他和办案人员又赶往县气象局,调阅了当天的气象记录资料,证明那天确实下了大雪。之后他们返回案发地找到于某的妹妹。

“4月12日晚你哥哥干什么?”

“不知道,他晚上没有回家。”

“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们头天说好了第二天去种大豆的,但第二天下了大雪,他回家还让我做饭,吃完饭他就睡觉了。”

了解了这些情况,于某的这段谎言就很容易拆穿了。

“你在4月12日晚干了啥?”

“在睡觉。”

“第二天干什么?”

“早上种大豆。”

被拆穿了谎言的于某耷拉着脑袋,承认自己参与盗窃两次。

在蒙斌处理过的案子中,这件案子并不大,但处理起来并不简单。而下面的这起案子,蒙斌他们遇到的则是另一种麻烦。

有一年,公安机关移送过来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提请审查批捕。

又是一桩命案,蒙斌站起来,关上窗户,同时把外面的喧闹关在外面,然后,坐下,打开卷宗:嫌疑人马五斤在自家院子里给骡子修理缰绳,突然看见有几个人在山下的麦场上殴打父亲马万福,就飞跑过去,看清是同村的马志明带着于发海父子三人在行凶,父亲腹部已被人戳了一刀。马五斤扶起父亲想走,被父亲推了一把,见对方没有停手的意思,马五斤折回身往家跑,试图去报案。于发海的儿子于三宝等人手持刀子在后追赶马五斤,在一山坡处,于三宝抓住了马五斤的衣服,马五斤情急中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胡乱向后划了一刀。没想到这一刀要了于三宝的命。

一条人命,可能牵扯到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蒙斌不能不慎重。很快,他发现了疑点:一是伤害致死的起因不清;二是在当时情况下,到底是伤害致死还是正当防卫。

这两个疑点是“致命”的,不弄清它,死了的固然死得不明白,活着的还有可能被错杀。

他们来到案发地,走访调查一天,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些知情人承认马五斤是冤枉的,但办案人员翻开本子要给他们做笔录时,都躲躲闪闪的,不肯说话了。